一纸红渊

学业繁忙
嘉瑞嘉(主产 嘉瑞)
意识流 重度拖延症患者
重度嘉吹 胜吹

说起来雷狮问安迷修几分,听上去很是挑衅……
不过不管雷狮一分,卡米尔两分,佩利三分……
这样不管来的人是多少分都挺有用的……

【角色】对于金的看法

红色深渊:

★我不是一个金厨或金黑。


金被不认可的地方就在于他几乎都是靠运气和同伴拉扯得来的成就,就算是打败鬼狐也不是靠自己的意志,而且天真过头了。


如果主角除了天赋,运气,黑化这些因素外,没有其他热血漫主角该有的努力,热情,执着。说句难听的,这真的很难让人在一个实力至上的世界里看得起他。所以很多参赛者,以至于部分观众对主角都表示出不认可。


但是,金他不是没有,而是编剧没有表现出来。


金本身有努力,他为了升级也有去练习研究,但被一笔带过,甚至连努力成果都没能展现就被一个黑化猛然提升战斗力。


金本身有执着,他最初的目的是为了找姐姐,但被淡化甚至到最后成为了享受比赛,把比赛当成是游戏,把追寻姐姐当做顺便。难道一个少年的天真就表现在忘记初心这一点上吗?


我不太想把这些失望归结于主角,毕竟也只是一个角色而已,我可以不喜欢他但不能责怪他。


但他是主角,就算他不能让所有人都喜欢,也不可以让一部分人表现出反感,这是矛盾的。喜欢一部动漫却讨厌主角,对于观众来说就是煎熬。


至今为止的部分表现出的都是金不成熟的一面,但这种不成熟没能达到先抑后扬的效果,反而使一部分人对他产生了负面印象。


这不是人设的问题,而是表现力的不足,编剧侧重了主角的天真善良,却失了衡,所以才有那么多不能理解主角行为的声音,最终都归结于傻白甜或者呆萌蠢。


但金他并不是傻白甜,也不是呆萌蠢。他应该是怀有一颗赤诚的心追寻他的愿望!这个故事最初的起点!


他是热血漫的主角,是整个作品的希望。


我可以不喜欢他,但不能不相信他。这是对金的期望,对凹凸世界的期望,也是对七创社的期望。


但愿这只是暂时的失落,莫要辜负支持者们的热情和信任。

我的第一篇车就这样被封了……

其他的文暂时还没什么……

过几天顺手再改善一下重发……

而且我觉得这一篇有点短……(实际上也就前戏……大概)

回头写长一点好了……

嘉嘉原来有座位的!!!

雷德祖玛各种带孩子式宠法!

妈诶!他超可爱!

每次评论都舍不得点(›´ω`‹ )

三花豚🌸:

这就是我xxxx
转载随意(*´╰╯`๓)♬

我在狭长昏暗的楼梯道从背后叫住了她

她的面前是出口,是光

而她的背后,是我

即使我早就知道了答案,但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希望冲着她的背影追问:

“白瑾的maps和读然的本子,哪个到了?”

她攥着面包包装袋的手不可见地颤抖了一下

我知道,是我输了。

我别过脸,不忍看她
但我没办法丢下她一个人在这个昏暗的走道

因为,唯一的出口被她堵住了

就在我以为她要以令人心碎的现实给我一记灵魂的重击之时
她一脚迈出了黑暗,踏入光和远方

她沐浴在阳光下,转身对着还苟且在走道里的我微笑道

“你的学习用品先到了。”

我看着她潇洒地转身而去,内心豁然开朗

我想,这大概就是友谊吧

maps已经到了……9.30
课间休战也终于到了!……10.27

50fo的谢礼!

每次收到消息和评论都超开心,谢谢你们的支持

 ✧٩(ˊωˋ*)و✧ 

送你们一只睡觉觉的嘉嘉!(以及我丑爆了的亲笔签名)

以及我是个写文的(›´ω`‹ )一般没什么事不怎么会更图(换个想法,逢大事,就更图)

想不起来还有什么想说的,先睡觉好了,晚安各位。

【嘉瑞】午后·画卷

嘉德罗斯x格瑞

 

格瑞抬起头时,嘉德罗斯已经睡醒了。


那个金发少年在正坐在窗台上画画,被透过玻璃的阳光宠爱地拥在怀里。


他一手撑着脸,一手挑着画笔慢条斯理地涂涂抹抹,随性地,专注地,仿佛他想要的整个世界都已经浮现于眼前了。


嘉德罗斯收起了平日的锐气,嘴角甚至翘起了一个暖洋洋的弧度,格瑞开始好奇是那怎样的一幅景色能让他如此用心地描绘。


格瑞慢步走向窗台,走向少年的身边去。那里有什么?他在看什么?格瑞的每一个落脚都是新的起步,而路程的尽头,是他的世界。


“好看吗?”


嘉德罗斯的轻笑和慵懒的午后一样惬意,他大概是上天的宠儿,生来就是阳光和温暖,理所应当。


“好看。”格瑞答道。

实际上他看都没看一眼画的内容,但格瑞不认为这么做有什么不对,他只不过是预支了个答案而已。


嘉德罗斯有些好笑道: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说着换了支画笔描起轮廓。


嗯?格瑞看到画才意识到他失笑的原因。

撇除衣衫不整这一点,画中的那个人无疑就是格瑞他自己了。


有时候提前支付也是有风险的。


笔刷扫过画中人的脸庞,痒痒的,麻麻的,仿佛是有谁偷偷亲吻过格瑞的嘴角。


不同于他懒散的坐姿,嘉德罗斯的眼睛灵巧地瞟了格瑞一眼,在格瑞回神前笔锋一转。


他说:“现在,我要勾勒你的全部了。”

“这里。”眼眉。

“这里。”锁骨。

“还有这里。”画笔沿着小腹一路向下。

“都是我的。”


他笔下那个被阳光簇拥的银发少年抬着头,若有所感地看向画外。眸子里映出阳光的色彩,漂亮的,温暖的,眼里仿佛是他拥有的整个世界。

那里有什么?他在看什么?嘉德罗斯的每一次落笔都是新的征途,而旅程的尽头,是被称为格瑞的画卷。


最后一笔是嘉德罗斯签上的全名,坏心眼地签在他最喜欢吻的侧颈。


他说:“很好看,不是吗?”

你的每一寸,都是我的了。 



小短文,看到草稿箱里一堆以前写的小段子(有不少是聊天时的突发奇想)因为太短了就没有发。

今天午休时又正巧看到了这一个,就修补完善了一下,写成了小短文。

阳光明媚的午后窗台真好看啊,午睡,看书都是很惬意的选择。(虽然现在的我没什么时间啦。)

这个起源是我第一次知道“指绘”。用手指描过你的每一处什么的......咳,那什么感觉格外奇妙呢!(我没有什么想法啦!)

【嘉瑞】爱情童话(有车,主嘉瑞,微金凯)

嘉德罗斯x格瑞

是时候起床了。

看到睡觉前发出的两三个对话框旁已经勾上了记号,格瑞才满意地查看最新几条早已冷却的问候。

这是起床前例行的私事。

其实不用看也知道无非是“早安”“晚安”“我很想你”之类的话,来自嘉德罗斯的,没有任何可持续发展话题的问候。

与之对应的,格瑞也会在认真阅览后一一回复他“早安”“晚安”以及“我也想你”,同样的不可持续发展。

半斤八两吧,这俩人。凯莉对于嘉德罗斯和格瑞的异地爱情无话可说,和他们两人之间的日常交流一样,无话可说。

“无话可说?”和他们两人同届的雷狮不以为然,他就没见过能比他们话题更多的了。

大学刚毕业的那段时光,刚被现实分隔两地的小情侣们,总喜欢占据着彼此一切空余,用时间来填补空间上的距离。

嘉德罗斯和格瑞也不例外,电话、消息、语音、视频,各种联络方式轮番轰炸,怕是中间隔着个银河系也能炸成负距离。

没人会认为这会是由个人冷话不多的格瑞导致的,就连嘉德罗斯也没有意识到,毕竟,无时无刻的牵绊让他那被距离催化膨胀的占有欲很是受用。

唯一能暴露格瑞的“良苦用心”的,只有他精准的回复速度,以及一些带有引导对话继续的巧妙用辞。

真是狡猾啊。格瑞这么评价自己。

这并不是什么难事,只要动动指尖,随着最后一个字母敲出输入栏,看似穷途末路的话题又是峰回路转。而后他们将隔着星辰大海再次上演一场彻夜不眠的爱情童话。

格瑞简单地冲了个澡,那些混乱的,不真切的感知都随着泡沫被卷到一个无法找回的地方。站在衣柜前的格瑞想着,在穿上衬衫前,得先把头发吹干。

幼稚的肥皂泡不会一下子全破了个干净,但最后一个也融进空气里时,当初吹泡泡的人们早已经不关心它们的去向了,现实就是这样洗去人一身的不真切的。

他们都是有野心的人,无论是嘉德罗斯,还是格瑞自己,都得学会将身心投入于眼前的事业,不是为了童话。现实的存在,就是为了磨去你不成熟的棱和角。

“早——”看格瑞皱了皱眉,一大早就叼着根棒棒糖的凯莉猜他又复发了定期的嘉德罗斯不足,权衡了一下利弊后不大情愿地咬下剩下的糖,把纸棒丢掉,挥挥空出的双手,又偏偏把腮帮子里的糖嚼地“咔擦咔擦”响。

离了一两米远格瑞还听得一清二楚,叹了口气觉得这上司的威信可能是没法树好了,面上还是严肃道:“去通知各部门部长十五分钟后A01室开会。”

相比格瑞,嘉德罗斯成熟的速度远比他预料中的要快得多,像当初那些刻意的文字诱导,格瑞很久没有用过了。倒不是说不想用,而是真的不管用了。如今他已经能够得心应手地和公司那些老古董们玩文字游戏,就怕一不小心自己也会上当。

“你那小情人还没回来?”通知了一圈才回来的凯莉决定为自己逝去的棒棒糖讨个公道,以四分五裂碎在牙齿的碾压下为结局的糖生简直不能更悲惨了。

“就算你再想他,也不能成为你刁难部下的理由吧。”凯莉义正言辞道。

格瑞有条不紊地按开会顺序排好文件,决定忽视后半句的敲诈预兆,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:“他上个周六才走。”

多棒啊,正好在格瑞为数不多的休息日的前一天。而他们下一次见面估计得是一两个月后了。

趁着格瑞开会,凯莉叼着根新的棒棒糖,踩着高跟鞋“噔噔噔”地跑去找了在人事部工作的男友。

果然这种事就应该问熟人。

吧啦吧啦吧啦,凯莉坐在办公桌花了大半篇幅控诉她顶头上司的无理取闹,完全没有自觉像这样半个身子都撑在堆积的文件上有什么不对。

“不就是没好好交流一下嘛,人才走了两三天就这样,你说他总不会平日连个电话都不打吧?”

“......”

“......”

在一时没能接上话的沉默里,金迟疑地点了点头,看着凯莉突然僵住的表情,直觉似乎是不妙的。

虽然不知道哪里又惹了这位大佬不高兴,但身为一个有担当的好男友,金硬是背下所有的锅。

赶在被主管发现前给哄好了凯莉,金不大放心地再亲自送她回办公室。路上还偷偷在凯莉口袋里塞了两根棒棒糖,生怕她又去找别人麻烦。

于是格瑞回来的时候,凯莉正一脸得意地晃着两根棒棒糖,像是宴会上那些攀比首饰的贵妇,这小孩子才喜欢吃的零食愣是被她炫耀成了珍珠玛瑙般的存在。

想也知道是从哪来的。格瑞对于他们明目张胆的办公室爱情不予理会。

好在他宣布公司决定放三天高温假后凯莉收敛了许多,暂且不提她违心地换上对公司和上司“真诚”的赞颂。

看在高温假的面子上,凯莉难得贴心地为她上司的相思病考虑了点东西:“格瑞,你不趁机去见见嘉德罗斯吗?你那倒时差的小情人。”

“嗯。”

很多人欣赏格瑞少言寡语这一点,但这些人中肯定不包括现在的凯莉,所以这到底是去还是不去的意思?

三天。

睡觉前,格瑞盯着和嘉德罗斯聊天的界面看了好一会儿也没看到有新的消息。不过这也不是第一次了,就算是他也有忙到没空回复的时候。

三天休假啊。

格瑞拆下发带,掀开平整的双人被的一侧躺进去,再把还亮着屏幕的手机放在另一侧的枕头上。

关上灯,这就成为卧室里唯一的光源。

三天是不够的,算上来回时间,真正见面的时间依旧短得过分,与其如此不如不见。

手机已经暗下去了,再过30秒这最后的光亮也会泯灭,也好让枕头这一侧的人安心入睡。

虽然说是才分离两三天,实际上每个休息日的前一天都是最繁忙的。这不是多一分钟或者多一小时就能空出来的,以至于在嘉德罗斯登上飞机的两小时后,格瑞仍在批阅文件。

本是为了把休息日完全空出来,也确实是空出来了,一个人的休息日。格瑞大概从没觉得能有这么一天,闲到想要掩面。

所以,为什么你还亮着?嘉德罗斯?

当格瑞意识到这一点时,伸向手机的那只手的手腕已经被按住了。这不妨碍他看到手机上面新出现的文字,更何况发送的人现在似乎正对他图谋不轨,像是为了让他更生动地理解那几个字的意义,那个人又一字不落地复述一遍:

“格瑞,我回来了。”

格瑞想,这个人大概就是他难以割舍的童话了。

 

 

找这个记号

【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车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】

 

以防万一,评论备份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梦?

“嗯......”格瑞勉强撑开疲倦,任某个熟睡的身影映入眼帘。啊,幸好,格瑞也觉得自己是不会做这种格外破廉耻的梦。

“嗯?”看上去嘉德罗斯是要醒了,但似乎没有要起床的意思,格瑞本要问他怎么回来了,但想了想觉得没什么意义,于是话到嘴边又变成:“你这次什么时候走。”

“唔,格瑞......”嘉德罗斯确实没打算起床,甚至还有要睡过去的意思,如果不是格瑞一把掐住他往被窝里陷的脸的话。

嘉德罗斯迷迷糊糊地嘟嚷着:“格瑞......”然后半天也没个下文,就这样又缩回了被窝。

格瑞对着被子里的一团看了好一会儿,正想无奈地勾起个浅笑,却听见传来了一声“不走了。”

难得的,格瑞在一个该起床的时间躺回了床上。

微博上的重发了一边,链接已经更改过了,可以放心食用。

这个,本来我是不打算写成车的。真的。

但半个月前(对,就是拖了这么久),和群里的小伙伴投骰子输了(小赌伤肝),被逼无奈(嘤嘤嘤)之下,觉得还是这片文比较适合这样的车。

我的肝啊,我的肾。 (›´ω`‹ ) 

以及,开学后我可能就更拖了。

最后艾特一下罪魁祸首 @拉克咳咳咳咳咳咳克君 

啊,因为有“格瑞”两个字才买的
看上去很好吃啊……
草莓慕斯,吃起来有点像冰淇淋,凉凉的
【还是没有更文……】偷懒……